“网约护士”来了!京津沪等6省市试点“互联网+护理服务”

2019-02-14

   上门护理服务需求激增 存在收费标准不统一等问题

   截至2017年末,我国60岁及以上人口数为2.4亿人,占总人口的17.3%。其中,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有1.5亿人,占老年人总数的65%,失能、半失能的老年人4000万人左右。失能、高龄、空巢老人的增多,使老年人对上门护理服务需求激增。

   在这样的背景下,近两年,在北京、上海等老龄化较为严重的地区,“网约护士”应运而生。患者家属张宏良说,护士上门护理省去了许多麻烦。“如果老人去医院,还得有家属陪着,至少需要半天时间,成本很高。现在根本不用出门,比如化验,护士抽了血,第二天化验结果就打到手机上了。”

   然而,“线上申请、线下服务”的“网约护士”虽然方便,也带来不少问题和隐患。上海一家民营医院的护士张女士去年6月注册了“网约护士”账号,可第一份订单就让她顾虑重重。张女士说:“因为用药一定要在主治医生的监护下才能进行,所以我觉得这样高风险的单子不能接,但是他们说你不能去我们就派别人去。”

   而患者家属张宏良也有自己的担忧:“最担忧的,第一就是技术含量,第二就是护士与客户的关系。”

此外,“网约护士”收费也缺乏统一标准。记者了解到,目前,各大平台收费标准主要包含护理服务费、交通费,从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。

   某“网约护士”平台负责人徐皓介绍:“根据护士的服务,包括交通(从家到住所的来回路程)和上门时间(差不多两三个小时),再加上我们平台的成本,我们希望每一单护士拿到的钱在100块左右,这也是我们通过大数据计算出来的。”

总体来看,护士上门服务的费用要比医院门诊高,一般相当于医院价格的5至8倍。以平台“医护到家”为例,上门打针、拆线等服务费为139元一次,护士陪诊服务费每次198-208元不等。

护士的人身安全和患者的医疗安全问题是试点最关键环节

   面对消费者多样化的健康需求和新业态的“任性生长”,国家卫生健康委近日也发布了试点方案。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说,护士的人身安全保障和患者的医疗安全问题是试点最关键的环节。

   焦雅辉表示,“我们在试点中提出,首先护士不是以个人的身份去提供服务的,而是以互联网企业和医疗机构合作的身份去的。另外,从医疗安全上来说,并不是所有的医疗护理服务都可以在患者家里开展,我们要探索能够开展服务的项目和范围。”

   浙江省卫生健康委巡视员马伟杭说,试点地区关于“互联网+护理服务”的费用问题正在探索,目前主要是对标方案配套解决相关政策、法律和技术问题。“我们省里已经全部实行了电子注册,所以关于护士资质就可以通过跟中央数据库进行确认。而且我们要组织专家进行研究,因为要确保服务项目的医疗安全。另外,现在的“互联网+护理服务”中包括医疗机构自己办的互联网医院或者是IT公司跟医疗机构合作办的互联网医院,在这其中如何建立保障机制,这些都是我们试点要解决的问题。”

   面对4000万失能、半失能老人的庞大需求,仅仅380多万人的护士团队是远远不够的。焦雅辉提到,解决特殊人群的医疗护理问题,“互联网+护理服务”只是一种探索和补充,提供的是政策范围内的“有限”服务。

   焦雅辉说:“互联网+护理服务”是一个补充,不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手段,真正要解决老年人特别是失能、半失能老人的医疗护理需求,还是要扩大服务供给,包括医养结合的模式,以及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员,还有就是相应的保障政策、筹资政策等一系列的政策。这是从最根本上解决老年人医疗护理需求问题的有效措施。”